再忍就不是男人。
    滚烫大手捏住小下巴,凉薄的男人唇紧紧贴上她的。
    小阿离呆呆张嘴,他长舌敲开牙关,将口中的酒液缓缓度过去。
    “嗯唔……”小酒鬼不知发生什么,只大大张开嘴,舔着那沾满酒水的舌头,贪婪地吞咽。
    江荣七引导着她的舌头,强势席卷一切,嘴唇将她的小嘴裹得严丝合缝,和她抢两人嘴里余下的津液。
    “嗯哼……嗯……”
    阿离不太舒服扭着屁股,小手推来推去,江荣七把她稳稳按到自己腰间。
    “再动办了你。”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扯,声音已经沙哑暗沉。
    阿离似乎吓到,安静下来,大眼睛迷离湿润,软软窝在他怀里,晕晕乎乎,任他里里外外蹂躏小嘴。
    江荣七实在有些上头,他也喜欢酒,女仔嘴里都是威士忌的味道,醉人得很。
    再加上这样的寂寞夜,男女独处,酒精迷人,她又那样各种挑逗……
    酒杯早就丢到地上,单手托着她的小屁股,换了个姿势,把阿离摆在沙发背靠住,他翻身骑着她,强势压下去,撩开头发,托住小脑袋,继续吮吃。
    舔来舔去,那张小嘴像布丁,软软滑滑,散着酒精香,上佳的甜品,怎么也吃不够。
    而下面,本来洗了凉水澡已经下去。
    结果又硬了,老母。
    咚咚咚。
    咚咚咚。
    门被敲响。
    “大佬?”阿海担忧,直接刷开门进来。
    不料看到大佬骑着妹妹仔在办事,从他这个方向看,两人正打得火热。
    震惊肯定是震惊的……这他喵的也太快了!
    几小时不见,直接弄上床了?大佬这么猛,妹妹仔能不能受得住啊?
    “滚!”江荣七一声呵斥,搞人的姿势都没变。
    阿海默默给大佬竖了个大拇指,一言不发退出,把门关紧。
    静静在外面候着,等大佬完事。
    走是不能走的,老葡京那边出了麻烦,几个老外出老千,被抓住后扬言自己是大使人员,还拿出了证件。
    要放以前,管他是谁,先砍一只手。
    但大佬吩咐过,最近涉外事件敏感,尽量不见血。
    阿海这才来找。
    谁知一来就撞破大佬的好事,搞得他好尴尬!
    套房内。
    江荣七趴在阿离身上喘了一会,大手整理了下她的头发。
    白白的小脸透着醉红,大眼睛迷离,早就不省人事,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。
    在他怀里小小一只,软软绵绵,爱不释手,实在惹人心乱。
    阿海要是不来,他可能都不会停下。
    长臂将她捞起来,横抱着送进卧室。
    放到他床上,给这醉鬼脱了鞋,盖上被子。
    撑在床边看她那张小脸,大手抚摸上去,蹭那被蹂躏得鲜红的小嘴。
    越看越有味道,醉酒后,眉间的清淡被媚态取代,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    关系中,男人对自己想要什么都是很清楚的。
    江荣七更不例外。
    小阿离太软,叫他“江叔叔”太动听,他要的不止是一次尝个鲜。
    这傻女像兔子,弄惊了就跑了,一次之后没有第二次,他血亏。
    人像酒,要慢慢养熟,到时候的体验才是极致的。
    强者有耐心,不执着于眼前。
    江荣七换了衣服,拿了枪,打开套房门。
    阿海在外面候着。
    “大佬,是老葡京那边……”阿海立即介绍情况。
    “哪国的?”
    “美国人。”
    “给韦总督打电话,吃了我的饭,总得发挥用处。”
    “是,大佬。”
    两人离开酒店,黑色宾利启动,如夜行者穿梭于大街。
    打完电话,阿海的八卦之心燃起。
    “大佬啊,你和妹妹仔……”
    “她醉着。”
    阿海心想你趁人之危啊。
    “别乱说,明天她都不记得。”江荣七揉揉太阳穴,唇角倒是勾起。
    阿海应下。
    过一会又问,“大佬,什么感觉?终于吃到嘴?”
    江荣七轻笑,“也就只是吃到了嘴。”倒也足够他回味很久。
    阿海一寻思,所以就只亲亲小嘴?比直接上床更震惊了。
    醉成这样你都不上?
    “大佬,你这咩意思,我不懂了。”
    “不急一时之快,泡妞要先摸性格,小阿离表面柔弱,实则一个小烈妇,今天破了她,明天就要和我绝交。对于这种女人,慢慢养,等她舒服放松了,戒心消除,以后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妹妹仔现在的确没之前怕你了,今天还专门问你哈哈,一定是想你。你自那天请客之后玩了一手消失,也是有用,今天就主动跟你回酒店喝酒。”阿海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    大佬能做大佬,的确不是一般人!
    江荣七哼了一声,轻笑,“养是要养,可是也馋。”
    阿海挠挠头,馋了还不吃啊,大佬的世界他们马仔不懂。

章节目录

离离江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事后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事后烟并收藏离离江边草最新章节